<menuitem id="p7h5z"><video id="p7h5z"><menuitem id="p7h5z"></menuitem></video></menuitem>
<cite id="p7h5z"><video id="p7h5z"><menuitem id="p7h5z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address id="p7h5z"></address>
<cite id="p7h5z"><span id="p7h5z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p7h5z"><video id="p7h5z"><thead id="p7h5z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p7h5z"></var>
<cite id="p7h5z"></cite><menuitem id="p7h5z"><strike id="p7h5z"><listing id="p7h5z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p7h5z"><video id="p7h5z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p7h5z"><strike id="p7h5z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p7h5z"></var>
<var id="p7h5z"></var>
<var id="p7h5z"></var>

窗前的奶奶

时间:2016-12-20 10:37:02 | 作者:朱力

在家里,奶奶最爱待的地方就是窗前。

自从搬进楼房,奶奶就很少下楼,我们都嘱咐她,她自己也格外注意:楼层高、楼梯陡,自己老了,如果磕着碰着就会给孩子添麻烦。每天,我们在家的时候,她和我们一起忙家务,手脚不闲;爸妈一上班,我一上学,家里只剩她一个人的时候,大部分时间,她就待在窗前。

那时,奶奶的房间,一张床紧靠着窗子,那扇朝南的窗子很大,几乎占了一面墙,奶奶坐在床前,靠着被子,窗外的一切就一览无余。阳光总是那样灿烂,透过窗子照得奶奶全身暖洋洋的,奶奶就像向日葵似的特别爱追着太阳晒,让身子有暖烘烘的感觉。有时候,不知不觉她就依着被子睡着了。一个盹儿打过来,睁开眼睛,她会接着望窗外。

我们回家,只要走到楼前,抬头望一下那扇窗子,就能看见奶奶的身影。窗子开着的时候,奶奶花白的头发会迎风摆动,窗框就像恰到好处的画框。等我们爬上楼梯,还没掏出钥匙,门已经开了,奶奶站在门口。那时候,爸妈和我永远不怕忘记带房门钥匙,有奶奶在窗前守候着,门后面总会有一张温暖的脸庞。有时候爸妈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/晚上出去很晚才回家,楼下已经黑糊糊一片了,窗前的奶奶也能看见他们。其实,奶奶早就老眼昏花,不过是凭感觉而已?伤母芯醮永炊际亲既肺尬,她总是那样及时的出现在家门的后面,替爸妈打开门。

奶奶不爱看电视,总说她不懂那玩意儿,但她看得懂窗前这一切,这一切都像是放电影似的,演着重复的和不重复的琐琐碎碎的故事,沟通着她和外界的联系。有时候,望着窗前的一切,她会生出一些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联想,大多是些陈年往事。听奶奶讲述那些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事情,让我感到岁月的流逝,人生的沧桑就是这样在她的眼睛里和窗前闪现着。有时候,我偶尔会想,要是把奶奶的这些都写下来,那才是真正的意识流呢。

奶奶在这栋楼里一共住了五年。奶奶去世后好长一段时间,我出门总是忘带钥匙,爸爸也是。而每次回家走到楼下的时候,我总是下意识地望望楼上的那扇窗,可那空荡荡的窗像是没有画幅的画框,像是没有了牙齿的瘪嘴。这时,我才明白那五年里窗前的奶奶的身影对我们是多么珍贵而温暖,才明白窗前有奶奶的回忆,也有我们的回忆。

新极速彩票网上有售_新极速彩票网上销售吗-新极速彩票网名 刘亦菲| 刘强东| 北极冰芯现塑料| 全职高手| 女人我最大| 考辛斯韧带撕裂| 深圳600架无人机| 西贝莜面村| 天下第九| 许家印|